Q3:上面這些結果來自歐美先進國家,所以小孩受到的壓力沒這麼大。台灣社會可能沒這麼成熟,所以是否應該多給台灣社會一點時間,準備好了再開放領養?

上述研究雖然來自歐美,但涵蓋了自1980年代一直到最近幾年的研究。在台灣現行體制下,收養家庭必須經過社工機構的評估,確保出養的孩子能進入一個穩定健康的家庭環境。相較於讓孩子留在人力資源相對稀少的育幼機構,讓孩子進入一個有雙親的環境,或可提供孩子更多照顧。畢竟,如同美國兒科學會所強調,會影響孩子成長的是環境的穩定度與友善性、以及資源的充足度,而非父母的性別或性傾向。 歐美同志的處境在80、90年代是相當艱困的,但即便是當時的研究報告,也多顯示同志家庭的孩子在發展上與他人無異。有一個可能是社經地位較好的同志伴侶才會去領養小孩,也才領養得到,所以他們有比較多心理社會資源能提供孩子支持,抵抗不利的大環境。同志家庭收養若在台灣開放,有機會依循這些歐美國家的軌跡。 因此,若大多數的民眾對同性戀已有一定程度的接納,那麼不管是站在同志父母權利觀點或是兒少福利觀點,開放領養似乎都是一個合理的選擇。這一點也是國內專家學者這幾年努力想與社會溝通的重點。當然,同時間社會也要繼續努力消除對同志家庭的歧視,並在領養機制上對同性與異性領養家庭審慎把關。當異性家庭與同志家庭開始接觸,我們就有機會用實際的了解來取代想像出來的偏見。 最後,以派德森回顧這幾十年的資料之後所下的結論作結,期待台灣在同志平權上能不斷進步: 「針對同性雙親與子女所作的研究,其結果顯示沒有理由在法律制度上歧視同性戀家庭。」 “It is concluded that research findings on lesbian and gay parents and their children provide no warrant for legal discrimination against these fami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