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5:不分性別的稱謂,都是婚姻平權提案開始的?

A:不是。民法中不分性別的稱謂,不是從婚姻平權的提案開始的。就事論事,民法用語不分性別,和同性婚姻沒有必然的關連。在出現同志婚姻立法的爭議之前,不區分男女的稱謂用語,在民法以及各法律裡本來就已經存在,而且不少見,它的意義只是這個法條的效力對女性或男性沒有差別,不需要標註。 例如已經提過阿公阿媽爸爸媽媽在某些地方稱為「直系血親尊親屬」、子孫不分男女可稱為「直系血親卑親屬」、女婿或媳婦都屬於「姻親」,兄弟姊妹則是「旁系血親」,夫及妻則分別是對方的「配偶」,不一定是男是女。例如,扶養義務的第一順位是「直系血親尊親屬」(民法1116條)就是不管是爸爸還是媽媽、阿公還是阿媽,都是你第一個要負責扶養的對象,性別沒差。這些用語早已存在,似乎沒有滅絕人倫,更不可能和同志婚姻有什麼連帶。    這不僅沒有滅絕人倫,它可能還有相當的進步意義,只是我們現在幾乎已經習以為常。舉例來說,民法財產繼承人的規定:是「配偶」及「直系血親卑親屬」(舉例到第一順位就好)。配偶,它要講的單純是一方過世,他方繼承,對夫或妻都沒有不同。再者直系血親卑親屬就是子女(或孫子孫女)不分性別,平均分配,對於傳統上家產傳子不傳女,要傳給自己姓氏宗祧的華人家庭,當然衝擊很深,不過當時的傳統家庭好像還沒有想到去抗議改掉這招。    相對地,現在送進立法院的婚姻平權草案,最多人簽署的民進黨版本,對於稱謂的部分一字不動,可是這不妨礙它技術上將同性婚姻納進民法體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