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5:另立《同性伴侶法》專法,會是比修改民法可行的解決方案嗎?

十個現行婚姻平權草案比另立《同性伴侶法》更可行的理由: 1. 目前婚姻平權草案尤版修法只需改5條,但另立特別法則需至少變動350條。勞民傷財又耗費司法成本。 2. 設立專法須重新將台灣所有與夫妻、父母的法律提出討論哪些適用於同性伴侶,曠日費時,而且非常容易掛一漏萬。 3. 若專法內容等同婚姻,那另立法規的用意,是為了在法律上區別異性戀及同性戀嗎? 4. 立定專法並不符合憲法第七條中寫明的「平等」原則。 5. 若專法內容少於現有婚姻的保障,那為何同志得到的相關權益比較少? 6. 若立定排除親權的同志伴侶專法,並無法解決現存同志家庭處境。現存的至少一百組的同志家庭,孩子雖有雙親照顧,卻在法規上只有單親的保障,並不利於孩子的最佳利益。 7. 法國的伴侶法經驗: (1)自1999年開始施行伴侶法(PACS),同性、異性一體適用; (2)法國的伴侶法施行以後,數件親權訴訟此起彼落(2002年Fretté案;2008年E.B.案;2012年的Gas案,甚至已登記為「伴侶」之女同志聲請收養伴侶之子女也被拒絕,法院的理由就是因為2人沒有「婚姻」關係),在法國內國法均無法獲得妥善解決後,最後打到歐洲人權法院,法國終於在2013年讓同性婚姻合法化; (3)法國婚姻法通過後,抗議人潮從2013年的15萬人驟降至2萬4000人(法國人口有六千萬人) 8. 目前並沒有任何單位提出同性特別法,所以其實並沒有人知道同性特別法之實際內容。提出同性特別法想法的人,必須要說清楚:其實際內容是否與婚姻保障完全相同?如相同,又為何要耗費資源另立特別法?如有不同,那又為何要拿掉各該權益保障? 9. 反對方提出許多族群,如原住民、青少年都有自己的專法,但全台灣除了同性戀社群之外,所有人都可使用民法締結婚約,並未有差異的不平等對待。 10. 如立定專法,根據國外經驗,可預期的爭訟不斷,再一路打進大法官解釋,浪費社會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