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ular %e9%b7%ba%e6%b1%9f%e5%9c%8b%e5%b0%8f%e7%bf%81%e9%ba%97%e6%b7%91%e8%80%81%e5%b8%ab 1

2018/5/17_《發言稿》看見歧視,直視恐懼,終止傷害!!(翁麗淑老師發言稿)

鷺江國小教師 翁麗淑老師 發言稿

我是三個小孩的媽媽,也是一個小學老師,我每天要接觸很多的小孩,我深深知道孩子有多可愛,也有多可惡;有多令人療癒,也有多脆弱….小孩無邪的笑很天使,但小孩的壞可以非常邪惡,我看過孩子對孩子的霸凌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從言語、肢體、排擠各種可能的關係….所有的目的就是要讓對方難堪、受辱、受傷….面對這樣的傷害,我常常覺得痛心又無能為力,我有好多不懂,究竟這些惡意從何而來? 財團剝削勞工、污染水源空氣傷害我們的健康好歹也是因為有利可圖,而那些傷人至深又絲毫不利己是為什麼? 同樣的,那些抨擊同志,阻擋同婚的團體,究竟是為什麼??

看完這次大平台「一萬次刺傷我的話」的生命故事募集,我想起2件事--

我曾經在學校辦同志的電影讀書會,會來參加的教師基本上都對同志還算友善,在我們看完「為巴比祈禱」之後,談到孩子的氣質,A老師開玩笑似的對B老師說「你們家老大搞不好也是同志。」B老師作勢打了一下A老師,瞪著她喊著「喂!!!幹嘛啦!!」一副不想跟髒東西扯上關係的反應…..我當時好挫折,也很擔心,我怕B老師的孩子就在旁邊,怕他看到我們這些自己說要友善同志的老師們其實根本是偽善的一群,我好怕他以後連「會友善同志」的話都不再相信了….

另一個故事,是一個家長,在聽完我的新書發表會後,憂心忡忡地跑來跟我問「老師妳一直提到要讓孩子做自己,可是我的女兒從不穿裙子,剪很短的頭髮,而且動作都很粗魯,這樣也太過分了,我好擔心她,我該怎麼辦?…」我聽了,很慎重地告訴她,如果那是我的女兒,我最擔心的會是其他人會覺得她不正常,會想要改變她,甚至有人會因為這樣而傷害她,我要做的是站在她這邊,成為她做自己的力量…..這位媽媽聽了,竟然哭了,我有點錯愕,是我說的話太重了嗎? 不是,她流著眼淚告訴我,她的妹妹,就是這個樣子,剪很短很短的頭髮,只穿褲子,完全像個男孩,全家人都希望她可以改變,結果她很年輕就自殺了….她說,她知道自己很害怕女兒也步上自己妹妹的後塵,卻沒有想到自己可能就是那個會殺死她的人!! 而她一直以來都很想念妹妹,不懂為何她要這樣做,原來….她也是兇手之一….

會說出「只要品格教育,不要同志教育」擔心同志教育會把我的小孩變同志的父母,就是可能說出「希望你要做讓我們驕傲的事,不要讓我們失望。」「我的小孩性向很正常。」這種很一般,沒有任何威脅恐嚇,也以為那是品格教育,但其實已經是把銳利的刀刺向自己的孩子….

是的,對自己的歧視有病識感,能敏感的察覺到自己就在歧視,可能是終止傷害的第一步,否則說再多什麼尊重、平等、包容,都只是包裝歧視的糖衣。而「恐懼」就是我一開始不解的提問最原始的答案,恐懼不同、恐懼他們的不友善、恐懼自己因為不同而成為不友善的目標…..許許多多的恐懼形成一種看不見的黑雲,妳開始劃清界線,你開始六親不認,甚至合理化自己的恐懼說那是倫理道德,因為恐懼你還可能不愛自己否定自己,否定自己最終極的做法就是去剷除跟自己一樣的人,藉由這樣來隔離自己,確認自己不是自己恐懼的樣子… 就像在這次大平台「一萬次刺傷我的話」中,我椎心地看了好多充滿利刃的語句,有一句話是這樣:「你叫你爸媽送你去泰國當人妖吧!」說話的人就是一位同志,是自己曾經霸凌同學的一句話,這位加害者正是體制下的受害者,如果我們的教育早就告訴你同志是什麼,同志就在我們周遭,同志就是你就是我,我不再恐懼同志就不怕別人知道我是同志,更不可能去欺負身為同志的同學!

克服恐懼,最好的方式就是好好仔細端詳自己的恐懼,了解它辨認它拆解它然後微笑地擁抱它,直到裡面只剩下愛,親愛的爸媽、長輩、老師….如果你的孩子是同志,恭喜你有機會與他一起迎戰這個還不夠友善的社會,如果你的孩子不是同志,我希望你不要太過於肯定或偷偷竊喜,你的肯定和開心可能會讓你的小孩更用力地扮演你要的異性戀,你應該要保留一線它是同志的可能,然後盡可能地帶著他一起消弭這個社會的歧視,是的,今天,517,不再恐同就是要我們不再害怕同志,讓愛還原成愛,讓所有的人都有機會成為他自己!

看不見同志的品格教育是帶著歧視的品格教育。我是個母親,我要同志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