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ular %e5%8f%b0%e7%81%a3%e5%90%8c%e5%bf%97%e8%ab%ae%e8%a9%a2%e7%86%b1%e7%b7%9a%e7%a7%98%e6%9b%b8%e9%95%b7%e8%94%a1%e7%91%a9%e8%8a%9d 1

2018/5/17_《發言稿》國際反恐同恐跨恐雙日 熱線發言稿

國際反恐同恐跨恐雙日 婚姻平權大平台 熱線發言稿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秘書長 蔡瑩芝

今年是熱線成立20週年,熱線成立於1998年,成立之初台灣的同志非常缺乏資源。當時熱線以接線起家,成立至今每年接上千通電話,陪伴台灣各地無數同志及其親友;這20年來我們走進教育現場,以生命經驗分享,讓學生、老師、助人工作者了解同志處境、尊重差異;我們每年舉辦數十場講座及無數的社會對話;我們為感染者發聲,為愛滋去除污名;我們為跨性別及其親友提供支持與資訊;我們為青少年同志與中老年同志提供聚會與講座。20年來,因為台灣各地同志運動的努力,一點一滴為台灣這塊土地撐出了同志的生存空間。

但是從婚權大平台舉辦「一萬次刺傷我的話」所徵得的稿件,我們可以清楚看出在家庭、人際之間,這個社會仍有許多需要努力與對話的空間。然而,這幾年反同宗教團體勢力的興起,挾帶雄厚的資金與資源,以移花接木、惡意抹黑同志及性平教育等手段,操弄社會大眾對同志的誤解與對未知的恐懼,加深同志的污名,煽動對同志的歧視與仇恨。

2013年的11月30日,反同宗教團體發起反同性婚姻遊行,不少在熱線已經具備一定動能與力量的義工,在現場面對著迎面而來、毫無修飾的仇恨與歧視言論也感到極度受傷,並伴隨各種難以消化的情緒久久無法平復。另外,在婚姻平權討論熱烈的這兩年,各種惡意的反同言論在許多通訊軟體的群組中流竄,熱線的家庭工作讓我們發現,許多同志父母及家人在各種群組中收到反同訊息時,也與同志子女一樣承受煎熬,有苦難言。如果連相對較有支持系統的同志及其親友都有許多受傷的感受,又何況台灣各角落的其他同志朋友的處境。

反同團體不只散佈反智又仇恨的言論加深社會對同志的負面印象,他們最終更希望在制度上加深同志的負面處境,反同團體發起三個反同公投案,目前在中選會皆已初審通過。令我們心痛與憂慮的,不僅僅是因為少數人的平等權益竟然能被以多數決所剝奪,或是同志在國中小成為眾人不敢談論的禁忌,我們更在意的是,一旦反同公投案成案,不管年底投票結果是否通過,都會對同志、同志親人們帶來傷害,並且對社會造成嚴重的撕裂。就像同樣經歷過公投決定婚姻平權的愛爾蘭的同志運動者曾向我們分享,當同志權益訴諸公投時,許多反同言論在人際間大肆傳播,尤其讓許多最沒有資源的同志、在家中未出櫃的青少年同志承受最直接的衝擊,整個同志社群也在多年之後仍要修復當時所受的傷害。

面對反同勢力將公投當作仇恨工具,弱勢者沒有悲觀的權利,我們必會嚴陣以待,持續展開社會對話,目前本會同志諮詢熱線與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婦女新知基金會已經成立跨團體的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希望未來持續與教師及家長對話,消除校園中的恐同、歧視、霸凌,讓性平教育及同志教育能夠落實,不要再出現像前幾天高雄瑞祥高中侵蝕教師專業與學生權益的事,在517「國際反恐同恐跨恐雙日」這天,希望大家和我們一起支持性平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