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ular %e5%96%8a%e5%8f%a3%e8%99%9f %e9%9d%a2%e5%b0%8d%e6%81%90%e5%90%8c%e6%81%90%e8%b7%a8%e6%ad%a7%e8%a6%96 %e7%94%a8%e5%b0%8d%e8%a9%b1%e7%82%ba%e6%84%9b%e6%89%be%e6%8d%b7%e5%be%91

2018/5/17_《新聞稿》反恐同恐跨恐雙日 大平台邀你用對話為愛找捷徑

2018反恐同恐跨恐雙日  大平台邀你用對話為愛找捷徑

婚姻平權大平台 2018年5月17日
IDAHOT日記者會

 

主持人: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集人 呂欣潔
與會來賓:曾受傷害恐同話語傷害同志代表 美克
              諮商心理師 高智龍
              鷺江國小教師 翁麗淑老師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秘書長 蔡瑩芝

517國際反恐同恐跨恐雙日是為了紀念1990年的5月17日世界衛生組織將同性戀從心理疾病中移除,從2004年開始紀念517國際反恐同日起,至今已有超過130個國家響應,超過1280個全球各地的組織舉辦1600個活動,來喚醒數以萬計的人們,對於人權與多元包容社會的重視。同時歐洲議會和聯合國下的大部分機構都標示這一天為重要的紀念日。

婚姻平權大平台日前在志工群組中招募「一萬次刺傷我的話」的生命故事募集,希望透過將這些經驗訴說出來,辨識痛苦背後的原因,進而看清楚目前台灣社會需要改變的問題。活動才短短兩天,就超過了百則回覆,目前已有兩百位的朋友,願意與我們分享他們珍貴的生命經驗,希望透過此活動,讓更多朋友能夠和我們一起行動改變社會,讓未來的歧視與傷害降到最低。以下先分享幾則動人與悲傷的故事--

      在母親過世後守靈時,親戚說:「你媽會死都是你害的,因為你這個死樣子。」(台中,短髮女孩)
      爸爸說:「如果你是,我寧可拼命再生一個。把你當陌生人,把你轟出去。不承認你是我兒子,也不用再回來了,因為你『不正常』。」(新北市,尚未出櫃的研究生小熊,男同志)
      網友說:「同志…都很亂…一旦通過同婚法律,勢必大家都在亂搞……」(陳小姐,雙性戀)
      扶受傷的同學被大聲拒絕:「不要扶我,我不想讓大家以為我也是同性戀!」(高雄,大學生)
      曾聽到父母跟同學說:「我覺得同志不能結婚 因為他們有愛滋 而且降低台灣生育率。」(準大學生,酷兒)

已經公開出櫃的男同志美克也分享自己國中時期曾經遭受的霸凌經驗,在對身邊的朋友表示喜歡的心意之後,遭受到其他同學集體的霸凌對待,除了「變態」的言語霸凌,也有東西被亂丟、桌子被推倒的實際經歷。但他出鼓起勇氣和一位異性戀的好友說自己的經歷,因為這位好友持續的支持他,讓他能夠度過這些困難和苦痛,順利長大。美克表示,他相信社會中許多的人是因為不了解,希望透過對話,可以讓更多人了解同志青少年的處境。

「一萬次刺傷我的話」收集到的這些故事,代表著深植在台灣社會文化中對LGBTIQ的不理解、偏見和歧視,我們的初衷並非揪出加害者,或強調有多少的被害者,而是希望大家一起看見這些痛苦,讓我們一起用對話與教育讓這個社會變得更體貼、對每個人都有多一點的愛與包容。而透過這些資料我們看到的是,投稿的200則故事中,有將近半數(48%)的人,是在家庭中聽到恐同話語而感受到受傷,其次則為同學、朋友,以及父母以外的家人。這些數字顯示同志社群對於來自親友的傷害特別難以承受,而校園內的性別霸凌在少數宗教團體的恐懼動員攻擊下,有惡化的跡象。

諮商師高智龍在審視這些故事後,也提出一些觀察與分析:近年來的社會討論,的確是引起不少恐同話語的出現與傷害,而不少人分享的故事都發生在青少年、大學生時期,顯示這些時期所聽到的話語會讓人印象深刻,也可能會發生較深遠的影響。從專業的角度,他也提出幾點呼籲:不是所有的同志都會出櫃,社會大眾應該要注意的是每個話語在出口的時候,都可能傷害到最親近的家人或朋友;而針對同志社群,建議大家要審慎思考對話的對象,衡量自身衡量自身處理情緒與壓力的能量,也需要找尋能夠分享情緒與壓力的朋友,避免獨自承受傷害。

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呂欣潔也指出,在許多不同國家的經驗中也都可以同樣看到,與同志平權相關的公投或社會討論,往往會出現許多針對同志與其家庭的傷害語言,造成同志社群的傷害。愛爾蘭在2015年曾進行「同性婚姻」議題的修憲公投,最後多數民意支持婚姻平權,是全球唯一一個透過公投實現婚姻平權的國家。但在這個過程中,同志社群卻受到了十分真實的傷害,2016年心理學者Sharon Dane對於愛爾蘭公投後進行心理狀態之調查就指出,同志受訪者多數對於公民投票的過程有負面的情緒記憶及反應,例如焦慮、憤怒等;僅有23%的受訪者表示願意再次經歷公投過程。早期有舉行過許多州級公投的美國,也有類似的研究結果,2010年Mark L.Hatzenbuehler等人對2004年到2005年間經歷反同性婚姻修憲案的16個州進行心理學的研究發現,生活在這些州的同志社群,精神疾病、情緒障礙的發生率遠高於生活在沒有相關提案或社會討論的州。

台灣接下來將要面對由所謂「愛家」團體發起,限制同志平權、禁止同志教育的公投案,我們特別擔憂的事,對許多缺乏資源的偏鄉同志與同志青少年,尤其容易造成難以抹滅的心理傷害。如果我們都相信愛無分別,相信同志孩子也有權力跟隨父母的腳步建立自己的家庭,那就不該用不同的制度,把人民分別成不同的群體!

鷺江國小的老師翁麗淑以自己的母親與教育工作者的身份分享,曾經有位家長跟她表示自己的女兒不穿裙子,剪短頭髮,她很擔心孩子。麗淑老師分享,她會擔心的是這個社會會有人因此想改變她的孩子,甚至傷害她,他希望自己成為孩子支持的力量。後來深談後這位家長才說,她自己的妹妹就是這樣子,全家人都想改變他,結果很年輕妹妹就自殺了,她很擔心自己的孩子步上妹妹的後塵,卻沒想到自己也是加害人之一。翁麗淑老師表示,許多的加害者就是體制下的受害者,如果我們的教育早就告訴你同志是什麼,同志就在我們周遭,好好的面對自己的恐懼,直到裡面只剩下愛。今天517希望大家都不再害怕,讓愛還原成愛,讓所有人都有機會成為他自己。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秘書長蔡瑩芝則表示,熱線20年來一點一滴的為台灣撐出了同志的生存空間,但從這次的「一萬刺刺傷我的話」的稿件中可清楚看出,在家庭跟人際之間仍有許多需要努力的對話與空間。同志諮詢熱線服務家長多年,也可以發現許多同志父母與家人,在各種群組中收到反同訊息時,也與同志子女一樣承受煎熬,有苦難言。蔡瑩芝也說明,同志諮詢熱線、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和婦女新知基金會,也已成立跨團體的性別教育大平台,希望持續與教師與家長對話,邀請大家一起支持性平教育。

面對這些可能發生的傷害,婚姻平權大平台在國際反恐同恐跨恐雙日除了要特別呼籲,政府應該提出更積極的措施,防治即將氾濫的歧視言論與錯誤資訊,並且需要準備相關資源,消弭歧視所衍伸的傷害。 我們經過這段時間的研究,也將投注大量的人力與資源在「對話行動」上,希望透過有組織的志工與在地網絡,深入台灣社會,說明同志社群的處境與需求,以及反同言論乃至於反同公投案對於台灣的傷害與不當。

為了完成這些工作,婚姻平權大平台也在今日正式推出「蜂潮行動」募資計畫(http://beebee.equallove.tw),延續過去「婚姻平權小蜜蜂」的自主公民精神,提供有志於投入社會對話的志工朋友必要的知識培訓與資源。根據美國推動婚姻平權的重要組織Freedom to Marry的研究調查指出,當一個人認識同志的時候,其支持度為30%,但經過對話與彼此了解,其支持度將會提高為60%。因應反同公投,婚姻平權大平台將與全台灣各地的友善性別團體與支持婚姻平權的朋友們合作,在第一階段,我們將培訓至少4000名的志工在全台灣各地透過有訓練的「對話」,來促進社會對於同志的了解,進而請大家跟我們一起對三個反同公投案投下「不同意票」,讓恐同言論消失在台灣這塊土地,也呼籲各界拒絕連署三個反同公投案,保護我們的人民與民主果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