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ular 19724056 10214401451696630 1935595985 o 1168

婚姻自由之平等保障-判決之後台美大對談 座談重點摘要

2017/07/06

美國Freedom to Marry的創辦人Evan Wolfson律師與張宏誠老師,在婚姻平權大平台主辦的「婚姻自由之平等保障--判決之後台美大對談」講座中,針對台美的婚權判決進行精彩對談。

張宏誠老師從法社會學的觀點,提出了台美在判決前後的完整分析跟觀察。在聊釋字748號與美國兩年前的判決之前,張宏誠老師先帶大家認識台灣與美國在法律、社會上的一些差異。

首先是在刑法上,美國從1861年就有性悖軌法(sodomy law),對肛交有刑事處罰,當法律認為同性性行為是犯罪,當然不會想到要如何保障同志人權。而美國這樣的法學限制一直到2003年才解除;台灣則沒有這樣的法律障礙,但社會對同志還是存在道德批判。另外在婚姻定義上,,從釋字748號可以看出,台灣法律沒明確規範只有一男一女才能結婚,但美國在1996前,很多州的法律或判決中都有明確婚姻定義是一男一女。

台灣與美國對於訴訟認知和法律文化上也有不同。台灣人不習慣到法院提起訴訟,但美國則是有任何爭議都希望到法院處理。從1971年第一個明尼蘇達州最高法院的判決,美國就開始處理這樣的問題,但台灣一直到1999年祈家威的案子第一次進法院,起步就比美國晚了20幾年,社會對話也比較沒有開展的機會。

就同志人權法律保障而言,台灣2004年開始在校園、職場上都有特定的法律保障同志權益,像是性平教育法、性別工作平等法等等,但與現實情形存在落差;相較於美國民權法的反歧視法,最早只針對生理性別,後來擴張到社會性別,但始終無法涵蓋到性傾向。

在社會文化上,美國在1997年就有知名的電視主持人公開出櫃,陸續很多公眾人物也開始願意出櫃,或勇於針對同志議題表態;但台灣一直到這幾年才開始有公眾人物現身或表態支持。多數台灣社會大眾不會公然反對同志,但也不希望同志過於活躍,這與美國的社會文化差異很大,這兩個不同的社會文化差異,也會影響法院以及法律是否會介入社會關係,制定法律以保障同志權益。

提出幾點對於台美社會看待同志的差異分析之後,張宏誠老師接下來談台美判決的三大重要共通點與特色,首先是都連結了同性伴侶爭取婚姻平權的歷史,凸顯這個議題存在很久,也凸顯出同志需要法律保障的迫切性。此外,台灣的釋字748號沒有任何協同意見,美國五位投下贊成票的大法官也只有一份意見書,沒有另外寫協同意見。這代表了法院的表態都在告訴人民,法院意見是一致的。最後則是關於婚姻自由,台美的判決都把婚姻自由看作重要的基本權,強調只要是人,自主權利就應受保障,不管同志或異性戀,婚姻自由都受憲法保障。

張宏誠提醒,重點還是要放在判決之後,大眾需要持續觀察台美判決後的社會動能如何發展。婚姻平權的草案現在還躺在立法院,行政院現在有婚姻平權的修法小組,在動態的國家的權力之下,立法行政可能會尊重司法決定,但也可能制定出違反解釋的法律。而美國是最高法院直接改變婚姻的定義,法院原則上需要遵守,但實際上,州法院還是可以拒絕適用。

在張宏誠從各個面向完整分析台美判決之後,Evan Wolfson也提醒大家,雖然台灣和美國現在都很幸運擁有這些受到國家承諾保障的權利,但歷史也告訴我們,這些承諾不會憑空被履行,而是需要爭取的,需要持續透過政治參與、遊說等,督促行政與立法。美國在判決之後,目前已約有一百一十萬對同志結婚了,在最近一次民調也顯示支持同性婚姻的比例持續上升,到達有史以來對婚姻平權支持度最高的時刻。

此外他也提到三個月前,美國的一個重量級醫學期刊,揭露他們檢視自1999年至2015年的青少年自殺率,調查發現,在婚姻平權有通過的州,青少年的自殺率大幅下降;因為政府、社會開始傳達出一個訊息,所有人都是值得尊重的,讓青少年對未來懷抱有夢想,可以跟自己所愛的人共同生活。

當然反對者也不會在婚姻平權通過後一夕之間消失,反對的聲音一直都在,但Evan Wolfson強調,婚姻平權關乎人權,人權是不容許被打折或是可妥協的,我們都要持續努力,做組織動員,在政治上和社會各個角落努力散播婚姻平權的共同價值。

座談會文播,請見網址:https://quip.com/4NRGAHQCkm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