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ular dsc 0225 1

20170218_同志不能等 人權別打折 婚姻平權大平台 聯合聲明

同志不能等 人權別打折,走向一個平等、沒有歧視的未來  婚姻平權大平台 聯合聲明

2017年2月18日

我們很高興看到台灣第一次出現總統在選前就表態支持婚姻平權,並推出彩虹卡做為積極支持同志人權的象徵。但我們也很失望看到,面對台灣社會當中仍充斥各種對於同志的歧視與不平等待遇,以及反對同婚人士所造成的攻擊言行與社會紛擾,部分執政團隊對於兌現總統選舉承諾上的消極不作為及失職。以下是我們對於總統、對於台灣社會,想要傳達以下的三點聲明:

一、同志不能等

2016年這波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修法運動,始於畢安生之死。一個把台灣當家的異鄉人,讓台灣社會注意到了有數以百萬計的同志伴侶與家人彼此在身份上毫無保障的法律困境,不管生、老、病、死、食、衣、住、行,因為沒有身分法上的關係,必須承受各種生活上的不便,卻又必須面對生命的風險。許多共同經營生活與事業的同志伴侶,當一方離世,留在世上的人除了承受失去至親至愛的痛苦,還被趕出與伴侶共同居住的房子、甚至被另外亡故一方的家人提起各種民刑事訴訟;共同撫育下一代的同性伴侶,非血緣方也日日經歷無法為孩子開戶、沒有辦法以配偶的身份共同育兒,不能以家長身分行使親權等困境。

為了爭取這個缺漏的法律身份,祁家威在過去的這30年來打了大大小小的訴訟,過去10幾年間也有許多的運動團體陸續提出修法的倡議。同志並非從天而降,運動也不是現在才開始,一場運動,祁家威從年輕打到白頭,投入的人從單槍匹馬到攜家帶眷,同性伴侶跟他們的父母、孩子,什麼時候才能從鋼索上走下來,跟其他人一樣安穩度日呢?同志爭取的並非什麼特權,同志只想得到和其他人一樣的基本權利、同等待遇。總統,同志真的不能再等!

二、人權不打折

親屬法的特性,就是不管哪一個行政領域,不論是內政、勞政、社福,只要是身份關係有無的認定,都得以該法對於親屬規定作為準據。若社會對於讓將同志家庭納入法律保障當中已有共識,那麼直接修正民法讓同志伴侶可以結婚、據此取得各種身分關係,不管在立法成本或是社會成本的節省上,都是最直接也最簡便的一種修法模式。

根據法務部2016年提出給立法院審查民法修正案時的書面資料,在條文中有「夫妻」、「父母」用語的,一共有112部、356條法律;法務部同年提出的公政公約國家報告當中則說,「2015年完成檢視現行涉及配偶及夫妻權利義務相關法規共計573項」。不管是112、356、或是573,若另外創造一套「同性伴侶法」,因為同性伴侶不當然等於婚姻中的配偶,這些數字代表的,就會是一次又一次的法案審查會議,一次又一次的社會動員跟反同抹黑,社會資源跟立法資源的耗損難以估計。

相較之下,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2016年12月26日初審通過的民法修正條文,是以民法當中平等適用的概括條款來處理親屬法與其他法規的連動,對現有婚姻法制並無影響及變更。如此簡潔又有力「避免修改大量法條文字」的立法模式,更為司法院正式的書面意見所贊同。

但好的政策和法案也要有好的政策溝通團隊的配合。這段時間,執政黨團幹部跟法務部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堅持要採對台灣來說根本不必要的德國模式(同性伴侶法)、還反覆表示2016年12月26日出委員會的民法修正草案將會連動112部法規等等,但明明跨黨團整合出委員會的兩個民法草案版本,都不需要再改任何的「父母」或「夫妻」的稱謂文字。不禁讓社會質疑民進黨的執政團隊,是否對於民進黨團在立法院通過的草案版本,在法律字面上的理解都有問題?不然為何持續枉顧司法院的專業意見,仍堅持耗費大量資源打造一個「同性伴侶法」?我們強烈建議法務部與民進黨團積極與社會就此點積極向社會溝通,以正視聽。

撇開大量修法的社會成本不談,若執政黨默許社會對於同志社群的貶抑與排拒,另設一個劣於婚姻、差別待遇的同性伴侶法,這絕不符合憲法平等要求,同志社群也無法接受。我們必須再次強調,婚姻不只是法律保障,更是極度重要的社會關係與文化,婚姻讓我們和另一半的家庭成為家人,被社會賦予特殊的權利義務,絕非另設一同性伴侶法可以達成。要消弭社會上對同志的差別待遇,就必須從法律上的平等做起。

三、拒絕歧視、終止傷害

反對同性婚姻的團體不斷倡導「一男一女、一生一世」、「一父一母才是幸福家庭」的婚姻家庭觀,拿著各種已經被專業學會或學者批評、糾正的不實數據或謠言,鋪天蓋地的散佈,傳播各種似是而非的謬論,混淆視聽,擾亂民心,例如不斷重複「同志=愛滋」的污名,甚至是將同性婚姻與人獸交比擬,認為同志「一生平均有1000個性伴侶」等荒謬言論。

這些假訊息傷害的不僅是同志社群及支持同志的親友,更是傷害這個社會當中存有各種不同的性別與單親、隔代教養等多元家庭組成。許多異性戀、年輕世代看到這些假訊息在其家族網絡傳播,造成長輩親友的恐慌,這些朋友忍受被傷害被誤解的情緒,耐心一一回應,但這些忍耐與努力,卻只換來回也回不完的抹黑、謠言。台灣這許許多多的公民們憂心台灣社會發展將不進反退,因此願意站出來,去年(2016)12月10日的凱道音樂會,才有超過25萬民眾站出來支持婚姻平權。

放任謠言傷害同志與家庭,自然不利於政府的施政推動。蔡總統選前既然已有公開承諾支持婚姻平權,執政團隊行政部門不能只有讓少數部會如教育部等、或個別的民代在闢謠與回應這些謾罵的反同人士上疲於奔命,但無視於主管法案的法務部態度消極,使其他部會的官員和民眾也無所適從。許多年輕人站出來,自願於街頭當小蜜蜂向民眾掃街、澄清、闢謠,並說明政策內容。然而政策的溝通,需要執政團隊和各級民代更積極地動起來。然而消極便罷,卻還有民進黨籍民代直接對民眾嗆聲,表示蔡總統選時支持婚姻平權的說法只是「廣告」和「選舉策略」而已,更直接造成大批民進黨年輕一代支持者的流失。

同志不是二等公民,一樣對社會及國家有付出及貢獻。我們期待執政者可以對於這些流言有所作為,還給同志一個真正平等、可以不用害怕不用流淚,自在生活的空間。

以上三點,既是我們一路以來努力的方向,也是我們對於執政者的要求與期待。台灣社會已在亞洲創下民主的典範,是否能再進一步,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社會友善同志的國家,不僅我們心心念念,更是國際矚目的焦點。希望蔡總統能夠在今天的會面當中,確實感受到同志生命之重,勇敢的帶著台灣往更平等、更自由的地方走去。